2011年3月8日 星期二

明日晴

快三年了,都快忘了你長甚麼樣子。

在穿梭的人群中,忽然的看到一個熟悉面孔,來不及反應,我已經叫住你了。

花了一會的時間,模糊的才能將你對焦,才慢慢適應現在長髮的你。

約了等會再見面,我卻已迫不及待的在那等待。

沒有唏哩花啦的淚水,只有滿滿的厚厚的帶有絲絲的溫暖哀傷的熟悉,就像老朋友一樣,互說著自己的近況和過去的三年光陰,深怕之後見面不知道是甚麼時候,一股腦的將所有想說的,想放下的石頭,沒有遺憾的留下。

原來不知覺的藕斷絲連,細細的掛念盤旋在我們的身上。揮揮手,讓我們都撥個乾淨。飯也吃了,再次見面的理由,只剩你的喜帖,滿月酒囉。謝謝你的愛過;)

這是我們一起看過的日劇歌曲,只是我再也回不到過去,彌補我的過錯,不過,就讓這樣下去吧。也許命運故意將我們像花火擺在一起,之後又將我們射向遼闊的天際,尋找另一片天空~~~



沒有留言: